首 頁 資訊 博物志 市場 鑒賞 人物 古玩

              首頁>收藏>資訊

              《玉蘭黃鸝》的故事

              2024年03月21日 15:22  |  作者:楊子  |  來源:人民政協網 分享到: 

              360截圖20240321152104933

              《玉蘭黃鸝》 中國畫 于非闇 作 1956年 中國美術館藏


              《玉蘭黃鸝》是中國現代著名花鳥畫家于非闇的代表作之一,現藏于中國美術館。這幅畫作以其精湛的工筆畫技藝、鮮麗秀雅的古典畫風和充滿詩意的畫境,展現了中國傳統花鳥畫的魅力。

              倉庚于飛,熠耀其羽

              玉蘭花在中國傳統文化中象征著高潔和純美,常被用來比喻品德高尚的人。在北方,玉蘭花在早春時節綻放,其姿態猶如玉樹臨風的春之使者,展現出高貴而優雅的美感。而黃鸝,又稱倉庚,《詩經》中有云“倉庚于飛,熠耀其羽”,其美麗的羽毛和悅耳的鳴聲,常被用來象征春天的到來和大自然的生機勃勃。

              于非闇在創作中將玉蘭和黃鸝結合起來。畫面中,一枝白玉蘭傾壓低垂,新枝上挺立的花骨朵悠然綻放,如同一位溫婉的佳人輕輕俯身,芳香襲人?;ㄖι?,一只亮麗的黃鸝抬頭仰望,仿佛在傾聽天籟之音。而上方,另一只振翅高飛的黃鸝,似乎在空中回旋,與下方的黃鸝遙遙相對,構成了一幅美妙祥和的春日圖景。畫面以石青作為底色,不僅突顯了玉蘭花的潔白和黃鸝的鮮艷,還營造出一派藍天映照下晴空萬里、鳥語花香的和諧氛圍。這種色彩的組合運用,恰到好處地表達了春天的明媚和生機。構圖主次分明、疏密有致,畫面斜向對角線交相呼應,形成一靜一動的視覺張力。

              在繪畫技法上,玉蘭和黃鸝的刻畫張弛有度,細膩而不失筆力,填色柔婉鮮華,不因艷顯俗。畫家運用勾勒罩染的技法,使線條和色彩相協調,整個畫面既保持了一絲不茍的精準,又不失靈動。畫面右下所題寫的“倉庚耀羽玉樹臨風”,體現一種詩意與典雅的意境,更展現了中國傳統繪畫中追求和諧之美的審美理念。

              于非闇自幼接受中國傳統教育,1935年起專心研究工筆花鳥畫。他師法自然,喜好觀察研究花鳥草蟲,通過反復寫生,體察物理、物情、物態,使其所描繪之物,栩栩如生、細致入微;他重古意,其繪畫深受明末陳洪綬的影響,并對北宋徽宗趙佶的花鳥畫推崇備至,在書法方面,早年學習晉唐楷書,后期專攻虞、褚體,晚年以瘦金體著稱,因此其書畫風格承宋徽宗一脈。他不僅學習卷軸畫,還研習宋代緙絲古樸的裝飾手法,以及民間繪畫中的優秀技法,使得其花鳥作品具有獨特的裝飾性。代表作有《玉蘭黃鸝》《丹柿圖》《和平鴿》等。另著有《非闇漫墨》《中國畫顏色的研究》《我怎樣畫工筆花鳥畫》等。

              《玉蘭黃鸝》是于非闇晚年的大成之作,創作于1956年。這幅畫作以玉蘭花和黃鸝鳥為主題,通過筆墨和意境的營造,展現了畫家對古典美的崇敬,對自然美的熱愛和對藝術生命的感悟。

              于非闇在《玉蘭黃鸝》中展現了花鳥畫繪畫技巧的傳承和演變,既吸收了古代繪畫的精髓,又展現了與西方繪畫相通的色彩鮮明和立體感,充滿想象力,生動傳神,落落大方。畫家整體上采用工筆雙鉤重彩的繪畫手法,但細節處筆調卻盡顯變化,玉蘭花的花瓣厚重而富有質感,黃鸝鳥的羽毛細膩規整,畫家勾線以書法入筆,使線條具有表現空間與體積的多重質感。勾勒與沒骨相結合,將枝干轉折刻畫得井然有序,綠芽紅蕊點綴不急不徐,細致的皴擦使枝干具有很強的立體效果??梢钥闯?,其筆法是隨著事物的需要而產生的,而非墨守成規。正如于非闇在《我怎樣畫工筆花鳥畫》中所說:“用筆而不為筆用,用筆要做到恰如其分?!闭麄€畫面既保持了物象的真實性,又超越于真實的龐雜而達到意境的統一,可謂“恰如其分”。

              在用色方面,于非闇有更為深刻的研究。畫面運用掏藍技法,以石青為底,湛藍的底色讓作品看上去更加典雅,更襯托出花瓣翻轉中不同層次的白與羽毛的明艷。在制作過程中,既不能看見明顯的筆觸,又要色彩均勻,因此在技法上要求很高。在《中國畫顏色的研究》一書中,于非闇特別提到涂石青“地子”(畫面空白的部分叫“地子”)的講究。涂法是:首先把“頭青”兌入稠膠水,還要預先估計它的使用量,寧多勿少。在南方冬日,室內不生火,四時均可涂“地子”。在北方冬季,室內生火或有水暖設備,那就需要先將另外預備的舊報紙噴濕待用,然后再涂。涂的時候完成一部分,即用濕紙蓋在上面(不要濕紙和涂青的地方接觸),隨涂隨蓋,直到涂完為止,然后把濕紙全部揭開,使它同時干,這樣就一片均勻,毫無痕跡……研究之深,實踐之復雜,可見一斑。

              花開太平世,美在新時代

              于非闇極其推崇寫生,他認為民族繪畫的花鳥畫其傳統就是寫生。從象形文字的創造到黃筌的《寫生珍禽圖》再到齊白石的花鳥小蟲,花鳥畫的獨特創作方法源于對生活的深愛與深入的觀察,通過豐富的想象和寫生的熟練,用凝練的筆法捕捉瞬間動態,創造出“又真實、又概括、又生動、又得神”的作品。這說起來簡單,但實踐起來卻需要付出極大的努力。為了捕捉黃鸝的動態,于非闇曾嘗試飼養黃鸝,但由于當時的飼養條件困難,他不得不暫時放棄轉而通過飼養其他幾十種鳥類,捕捉它們鳴、食、宿與飛翔的動態。老舍在《悼于非闇畫師》中也談道:“即在晚年,雖已成名,可是還時刻留神觀察百卉蟲鳥,以求精確。每逢公園牡丹盛開,或某處聞有菊花展覽,他必去詳為賞覽,勾畫底稿多幅?!庇诜情溩约阂苍诠P記中記述:“臨近大覺寺的白玉蘭,比頤和園的又高又大,后面襯著陽臺山,更顯得它有玉樹臨風的美?!毕氡?,畫面中婀娜多姿的玉蘭,或也“采擷”自此,映照著于非闇先生流連忘返的足跡……

              作為一幅經典花鳥畫,《玉蘭黃鸝》不僅具有美學上的價值,還蘊含了豐富的象征意義。玉蘭花在中國傳統文化中象征著純潔和高雅,是玉樹臨風的精神寫照。黃鸝鳥與農時有關,是春天的使者,象征著吉祥和喜悅。畫中玉蘭花盛開,無限生機;黃鸝一飛一落,對語歡唱,畫家通過這兩個元素的結合,在“盡其精微”中追求“意境高遠”,創造出一種超越現實、富有詩意的意境,傳達了對自然和生命的敬畏之情,也寓意著美好的生活和充滿希望的未來。

              此外,《玉蘭黃鸝》還體現了于非闇對傳統文化的傳承和創新。在中國傳統文化中,花鳥畫不僅是一種視覺藝術形式,更是承載著深厚文化內涵和哲學思想的重要載體。作為一位深受中國傳統文化影響的藝術家,于非闇在繼承傳統繪畫技法和審美觀念的基礎上,不斷探索和創新,將自己的“創立新意”融入作品中?;ㄩ_太平世,美在新時代?!队裉m黃鸝》既保留了中國傳統花鳥畫的精髓,又融合了現代藝術的創新精神,體現了中華文化的生命力和時代精神。

              (作者系中國美術館副研究館員) 

              編輯:董雨吉

              a片在线观看|精品综合久久久久久88|妓女在线一区二区三区|无码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手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