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熱點背后 政協歷史 奇聞軼事 軍事歷史 口述歷史

              首頁>春秋>聚焦

              外交為民——參與處理阿富汗恐襲事件追記

              2024年03月21日 09:50  |  作者:第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 李國瑞  |  來源:人民政協網 分享到: 

              外交為民(分離圖)中鐵建總公司黨委書記在(4164936)-20240321094525_愛奇藝

              中鐵建黨委書記在外交部向孫玉璽大使贈送“外交為民”牌匾,時任外交部副部長武大偉、部長助理李金章及有關司負責人出席儀式。

              當地時間2004年6月10日凌晨1時20分,一伙恐怖分子持槍潛入中鐵14局在阿富汗蓋勞蓋爾的工地。一名執勤巡邏警衛首先發現,喝問一聲,槍聲大作。兩名持槍警衛奮力還擊,一名中彈身亡。暴徒們向正在睡夢中的筑路員工瘋狂射擊,當場10人死亡,5人重傷,另一名重傷員7小時后不治身亡。暴徒逃走時還在工地附近留下火箭彈。由于交通、通訊不便,兩小時后,設在昆都士的中鐵14局辦事處才得到工地發生慘案的消息,3時30分向我國駐阿富汗大使館商務參贊緊急報告。

              恐襲發生后,第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時任中國鐵道建筑總公司(以下簡稱中鐵建)黨委書記李國瑞參與了事件的處理過程,現將其“親歷親見親聞”的過程和細節發表,希望能給歷史研究者留下些第一手資料。

              58小時到達現場

              2004年6月10日早晨7時30分,我家電話鈴聲驟然響起。中鐵建海外部向我報告:當地時間凌晨1時20分(北京時間4時50分),中鐵14局在阿富汗蓋勞蓋爾的工地遭受恐怖襲擊,傷亡慘重。

              消息猶如晴天霹靂!我緊張思索一下,隨即撥通了時任國資委黨委書記李毅中的電話,他正在內蒙古出差,聽取匯報后,叮囑我:“外交部有預案,國內依靠外交部,國外依靠大使館?!蔽翌D時感覺心中有了底。

              放下電話,我立即趕到中鐵建,與總經理王振侯碰頭,并迅即召開緊急會議:成立由總經理、黨委書記為組長的專門工作班子,24小時值班,加強與外交部、國資委等部委的熱線聯系;決定由我率14人組成的中鐵建緊急處置工作組奔赴阿富汗。

              當日已無機票,外交部緊急協調落實了第二天的機票。離京前,外交部部長助理周文重給我打了幾次電話,最后一次是在我趕往機場的路上:“老戴(外交部副部長戴秉國)讓我告訴你,你有臨機處置之權,重大事項你和孫玉璽大使研究后報外交部審批?!?/p>

              11日下午5時45分,我率中鐵建工作組14人趕赴阿富汗。

              午夜,飛機抵達伊斯蘭堡,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張春祥在旅館等候我們。從機場沿途到旅館,布滿荷槍實彈的軍警。

              我向張大使提出派汽車連夜送我們去阿富汗喀布爾,張大使堅決不同意,說汽車所經沿途,是恐怖襲擊最猖獗的地區。使館已經落實了搭乘12日上午聯合國飛往喀布爾的航班。

              使命在身,責任重大。后半夜我坐椅子上直到天亮,思考著到阿富汗之后的工作。

              12日上午登機去阿富汗,即使在機場經過了嚴格的安檢,在登機時,舷梯不遠處,一輛軍用卡車上架設一挺機槍,槍口正對準著登機口。登機口左右分立男女兩人,對登機旅客逐一開包檢查,并逐一搜身,方可進入機艙。

              中午時分,我們抵達喀布爾機場。我國駐阿使館參贊馬明強接機,汽車經過市區主要街道,街道上犬牙交錯矗立著布滿鐵蒺藜、用裝滿沙石的麻袋堆壘的一人高的障礙物,我們的汽車像蛇一樣在障礙物中穿行。

              在去使館的路上,馬參贊告訴我:恐怖襲擊發生后,孫玉璽大使已經迅速趕到300多公里外的昆都士,把項目部職工全部安全轉移到阿富汗國民軍的一個師部,把傷員運送到位于首都喀布爾的德軍戰地醫院救治,把11名遇難員工的遺體轉運到喀布爾國民軍總醫院太平間。

              聽到這三件大事都得到了妥善處置,一路懸著的心才感到有了著落。

              此時,距離恐襲發生,過去了58小時。

              外交為民(分離圖)孫玉璽大使與德國駐阿安(4164932)-20240321094438_愛奇藝

              孫玉璽大使(前排右二)與德國駐阿安全援助部隊指揮官商討救助方案

              進入阿富汗第一印象

              到達大使館院內,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遇難同胞的靈堂。在異國他鄉,看到此情此景,我眼淚奪眶而出。和中鐵建工作組的同事們,向遇難同胞三鞠躬。

              進入大使官邸一樓大廳,在大使辦公桌右上方,矗立著莊嚴的國旗,孫大使從座位上起身和我握手。在左前側沙發落座后,我重新起身走到大使辦公桌正前方,立正站好,整理衣服,向孫大使深深鞠躬。

              孫大使見我如此正式地鞠躬致禮,從座椅上嚯地站起來說:“老李,你這是干什么呀?!”我對大使說:“恐怖襲擊發生時,我們遠在國內,交通通訊不便,是您代表祖國,立即趕赴300多公里外的現場,迅速把全體職工安置到安全地方,及時救治傷員,轉移遇難同胞,在處于戰爭狀態的阿富汗,用短短25個小時,緊急妥善處理好這三件大事,多么不易,爭得的時間多么寶貴!中鐵建黨委、17萬員工包括項目部員工、傷員和遇難員工親屬感謝您和使館全體同志呀!”

              孫大使眼含淚花,緊緊握著我的手,好久才松開。

              我向孫大使簡要匯報了工作方案,我把工作組一分為二:我和韓風險(時任中鐵14局集團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等7人為第一小組,任務是盡快護送傷員和遇難職工遺體回國;鐵建公安局局長劉彥照和中鐵14局副局長張海舟等7人為第二小組,趕赴昆都士現場,慰問職工、安定情緒,確保職工人身和財產、設備安全。

              隨即,我和韓風險率第一小組直奔德軍戰地醫院慰問傷員。見到祖國趕來的親人,傷員們熱淚盈眶、泣不成聲,拉著我們的手久久不肯松開。我們一一詢問傷員受傷、治療情況和困難,向傷員們轉達祖國社會各界的慰問。并逐一撥通了傷員們家人或鄰居的電話,給翹首以待的家人報平安。

              我逐一征求傷員們對下一步治療的意見,大家都要求回國治療。我向德軍戰地醫院院長獻上鮮花,誠摯感謝院長和醫護人員對傷員的精心治療和照護。院長說,沒有來過中國,我當即邀請院長訪問中國鐵建,看看中國的大好河山。

              離開德軍戰地醫院,我們直奔阿富汗國民軍總醫院,察看遇難員工遺體。醫院很簡陋,太平間沒有冷凍設備,也沒有空調,但德軍的斂尸袋具有防腐功能,我一一打開查看,遺體保存良好。

              我國政府高度重視在阿遇襲傷員的救治和遇難者的善后。6月12日下午,我國政府派出工作組,由外交部亞洲司司長崔天凱率領趕赴阿富汗,帶來了中央領導的慰問,指導處理有關傷亡人員的善后事宜。工作組在阿期間,專程到昆都士現場慰問職工,與阿富汗政府和聯合國援助團及駐昆都士阿軍方負責人會談,尋求各方配合,確保我在阿人員安全。

              晚上,我和韓風險住在大使館,不時聽到喀布爾上空槍彈的爆炸聲。

              聯系飛機接回同胞

              6月11日下午,外交部副部長戴秉國主持召開善后工作會議,決定派空軍飛機赴阿富汗接回11名遇難同志的遺體。會議決定,由中鐵建購買11面國旗和11具棺木,由中鐵建派員送棺木赴阿富汗,然后由阿富汗直飛遇難者們的家鄉——江西南昌。

              會議結束時,已過下班時間,八寶山殯儀館特意把相關工作人員從家中找回,并安排了5輛汽車,免費將棺木送到機場。殯儀館的同志說:“同胞遇難了,幫助你們是應該的?!必撠熕凸啄镜氖侵需F14局副總經濟師鄭元直,接到命令時已是11日夜間21時30分。他23時32分從中鐵14局所在地濟南登車赴北京,沒有買到臥鋪,一路站著到北京。他說,接自己的工友、同志回家,這是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是中鐵14局義不容辭的責任。

              6月12日上午11時,外交部在南苑機場召開緊急協調會議,決定空軍包機各項具體事宜。

              怎樣把傷員盡快安全護送回國治療?從阿富汗國民軍總醫院出來,我和韓風險等工作組成員立即進行研究。

              當時我國與喀布爾沒有通航,要先從阿富汗喀布爾乘聯合國航班到巴基斯坦伊斯蘭堡機場,轉機幾次才能到達山東濟南集中救治。途中5名重傷員如何安全轉機?我思考再三,提出租民航包機接重傷員回國治療,但前無先例。

              在討論中,我們工作組有的同志感到包機花錢多,我堅持包機方案,講到動情處,我脫口而出:“改革開放二十多年了,我們中國已經不是過去的中國,我們中國公司也不是過去的中國公司。我們的員工是在幫助阿富汗人民重建家園的過程中慘遭恐怖襲擊的,我們中國人是有尊嚴的。舊社會,上海外灘豎著的那塊“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牌子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經向孫大使匯報同意,決定用包機將5名重傷員工接回國醫治,我立即打電話向中鐵建報告。

              此刻,喀布爾已經是12日傍晚,北京已經夜晚,距包機于14日上午飛抵喀布爾機場只有一夜一天的時間。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外交部多次協調中國南航、中鐵建,由中國南航派包機接傷員回國,經過緊張的工作,終于在13日確定了具體事宜。在北京的中鐵建副總經理丁原臣,為聯系飛機整整忙活了一夜。

              外交為民(分離圖)重傷員席守忠揮手告別。(4164934)-20240321094453_愛奇藝

              重傷員席守忠揮手告別

              護送靈柩回國

              6月14日早上,我們一行趕到喀布爾機場接機??Σ紶枡C場地處戈壁,氣候干燥,平常都是晴空萬里,這天機場上空籠罩著薄霧。10點40分,南航包機準時抵達喀布爾機場上空,由于有霧,加之我國民航從未飛過這條航線,對喀布爾機場不熟悉,兩次降落未果,機場命令返航。

              過了不大一會兒,站在孫大使身邊的機場負責人說,飛機已經離開阿富汗領空。我說了一句,安全第一,返航完全正確,我估計會就近折返。

              隨后,我國空軍包機準時飛抵喀布爾上空,前兩次降落也未成功,機場命令返航,空軍包機請求第三次降落。

              第三次降落成功!包機由空軍作戰部副部長帶隊,選派的是2002年飛過喀布爾的有經驗的飛行員。

              隨著薄霧的消散,南航包機也成功降落喀布爾機場。

              為了保證空軍包機返航的絕對安全,我們謝絕了來自各方面的幫助,一切具體事項皆由中鐵建工作組和中鐵14局職工承擔。我們把11具棺木抬下機艙,裝上卡車運抵阿富汗國民軍總醫院。

              我們跑遍喀布爾大街小巷購買到11套西服和白色襯衫。對遇難同胞遺體清潔后,換上潔白的襯衫和莊重的西服,裝殮入雙層棺木中,我在每人胸前安放一張名片,把棺木第二層板材嵌封,在棺木頂蓋嵌封后,我先在上面粘貼上遇難同胞的名片,然后用手輕輕拍著棺木頂蓋,輕聲叫著他的名字,說:“兄弟,祖國空軍派包機接你回國了,咱們回家呀!”

              就這樣短短一句話,由于哽咽,斷斷續續幾次才說完。

              大使館協調安排的運送棺木的11輛嶄新的吉普車一字排開。由我們鐵建工作組的同志抬棺木安放到吉普車上,一輛吉普車安放一具棺木。在這個過程中,我特別注意到,一位同志站在現場制高點上,全神貫注觀察著整個過程的每個細節,我詢問使館的同志,告知是外交部的官員,是為了確保包機安全。

              在為11名遇難員工入殮的過程中,阿富汗國民軍總醫院門前臺階上,醫院全體醫護人員整齊列隊,靜靜默哀。在入殮將要結束的時候,院長找到我深情地說:“中國兄弟為幫助我們阿富汗重建家園犧牲了,醫院全體醫護人員簽名給每一位遇難兄弟的親人一封慰問信,希望轉交給每個遇難兄弟的親人?!蔽译p手接過這11封慰問信,承諾轉交給每個家庭。

              院長還提出,醫護人員親手制作了一個大花圈,由他和3名醫護人員送到機場,我當即同意。以院長為首的4名醫護人員,坐在國民軍總醫院救護車的車頂上,一邊兩人,護持著大花圈,行駛在11輛靈車的最前方。在靈車經過道路兩旁,早已站滿了阿富汗民眾,靜靜地站立著,神情哀傷。

              到達機場后,院長請求把這個大花圈送上包機,陪伴中國遇難兄弟回國,我當即同意。

              中國空軍包機旁,素凈的地毯鋪成繞場一周的長方形,一直鋪到空軍包機旁,裝殮遇難員工的每具棺木上都覆蓋著鮮紅莊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11具棺木整齊排列在停機坪的素凈地毯上。悼念儀式簡短、悲壯、肅穆,孫大使眼含熱淚高聲致辭,每4位禮兵抬一具棺木,繞地毯一周后,把棺木送入機艙。

              包機起飛前,孫玉璽大使鄭重地把2010美元交給我,這是我駐阿使館全體外交官向11位遇難同胞捐獻的,要我轉交給每個家庭。其中孫大使捐款610美元,因為我們11名兄弟遇難是6月10日,他是提醒人們永遠銘記“6.10”這個慘痛的日子。

              中國空軍包機呼嘯著騰空而起,直插云霄,向著祖國方向飛去,阿方人員、我國政府工作組成員、使館外交官和我們鐵建工作組同志,眼含熱淚,肅立目送。

              恐襲兩個月后復工

              為了接回重傷員,執行包機任務的南航波音757飛機,把客航座位全部拆下,隨包機到達的中鐵14局派出的兩名醫生,攜帶5副擔架和藥品,在機艙待命。德軍戰地醫院院長帶著醫護人員護送傷員,乘著一輛坦克車(實際是德軍戰地救護車),停在包機不遠處,孫大使和我進入機艙檢查之后,德軍戰地醫院醫護人員把5名重傷員一一抬入機艙,非常專業地平移到我們帶來的擔架上,德軍戰地醫院院長同中國醫生進行詳細的交接,并且說明臨行前傷員都已經用了哪些藥,并把每個傷員的醫案和路途需用的藥品,移交給中國醫生。我緊握院長雙手表示感謝!

              喀布爾時間6月14日,中國南航波音757包機載著5名重傷員,騰空而起,平穩地向祖國飛去。那一刻,我的熱淚涌了出來……在后方,中鐵建黨委副書記霍金貴和中鐵14局代表在江西登門逐戶慰問遇難員工親屬,并送上撫恤金。

              6月15日,我陪同崔天凱司長等我國政府工作組成員,乘聯合國只有16個座位的班機去昆都士。在慰問職工之后,崔天凱司長和我即赴阿當地駐軍,與其負責人會談加強我項目部的安全保衛措施問題。

              剛一落座,就聽到一聲巨響。阿軍司令急匆匆下樓,一會兒上樓來告訴我們,一個學生自殺式引爆了隨身攜帶的爆炸裝置,目的是炸毀經過的德軍坦克。德軍坦克和人員毫發無損,這位學生和一位騎自行車路過的阿富汗人被當場炸死。

              6月17日早上,我按計劃日程準備返回喀布爾,走出平房過道,只見52名務工人員齊刷刷地跪著。這52名務工人員都是中鐵14局在國內招聘的,全體務工人員要求回國。遭受如此慘無人道的恐怖襲擊,驚魂未定,對他們心靈的創傷可想而知。

              我當即表示同意大家回國,并取消了當天返回喀布爾的日程,請項目部馬上召開黨支部會議,我和韓風險參加,決定:第一批回國為52名務工人員,由項目部購買回家機票,并派兩名職工帶隊護送,航線為喀布爾→伊斯蘭堡→烏魯木齊,在烏魯木齊機場把全體務工人員送上回家的航班。這也是我們職工回國休整的航線。

              第二批回國休整的是工人,最后一批回國休整的是共產黨員和項目管理層。

              留下堅守崗位的是中鐵14局海外部的管理干部和工程師。

              慘遭恐怖襲擊之后,是繼續參與阿富汗戰后重建?還是撤出阿富汗?必須做出決斷。我向孫大使匯報,他說,這次恐怖襲擊震驚了在阿富汗的中資企業,現在人心浮動,都在觀望,如果中鐵建撤出阿富汗,中資企業就會紛紛撤出阿富汗。

              我當即向孫大使明確表示:中鐵建過去是鐵道兵,現在是央企,堅決服從國家外交戰略,中鐵建不會在這次恐怖襲擊面前退縮,不會退出阿富汗市場,不會停止在阿富汗的建設項目,會積極參與阿富汗戰后重建,擴大市場份額,滾動發展。

              繼續參加阿富汗戰后重建,關鍵在于確保在阿職工生命財產安全,我們采取了兩項措施:一是在項目營地四周開挖了三米深、三米寬的壕溝,開挖壕溝的土放置于靠近營地一側形成護道,護道上設置滾刺網;二是向項目派遣武裝軍警175人,武裝軍警費用1073270美元,由業主承擔。

              慘遭恐怖襲擊兩個月之后,2004年8月10日復工。

              我回京后,第一件事是請一個專業機構制作一塊銅匾,金黃色的底色,中間鐫刻“外交為民”4個紅色大字,2004年9月3日我和同事們專程到外交部,把“外交為民”銅匾贈送給駐阿使館,以表達中鐵建的心聲!

              2005年12月,這段225公里的公路修復工程項目竣工并通過驗收,責任期內沒有出現任何質量缺陷,業主滿意,為后續承攬重大工程項目奠定了良好基礎。

              自這次恐怖襲擊以后至2022年,中鐵14局在阿富汗共承攬20項重要工程,實現營業收入167056萬元人民幣,利潤11192萬元。為發展中阿經貿合作,增進中阿人民友誼作出了應有的貢獻。

              (注:前兩幅照片來自網絡,向攝影者致謝。)

              (本文作者系第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鐵建股份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 

              編輯:王慧文

              a片在线观看|精品综合久久久久久88|妓女在线一区二区三区|无码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手机看